主页 > 国内新闻 > 章莹颖留下的空白:父亲想“报仇” 母亲很少外出

章莹颖留下的空白:父亲想“报仇” 母亲很少外出

admin 国内新闻 2020年07月10日

  56岁的章荣高每天脑袋里都会“自动播放”女儿章莹颖遇害的细节。讲述这些时,他没有表情、语调的变化,一支“黄鹤楼”夹在手指间:女儿被打晕,被强暴,凶犯在她身上扎了很多刀,掐她的脖子近10分钟,用棒球棒不断击打她的头,然后斩首分尸。

  如今,他每天上下班路上都会经过女儿读初中和高中时的学校,但他“心里没什么感受,头脑里只能想到女儿的痛苦”。他再不会主动想到女儿生前的其他片段。

  章莹颖在美国访学时失踪。3年里,他们家两次赴美,一次为寻找女儿,一次参加庭审,愿望也从“找到活着的女儿”到“寻到尸首带回家”。

  妻子叶丽凤会在中午12点前把饭做好摆上桌,她能清晰地分辨出门外丈夫电动自行车的刹车声。餐桌上,章莹颖已是全家人回避的话题。

  1

  福建省南平市的章荣高把雨衣套到电动自行车上,一对后视镜钻出来,他戴上头盔,穿行在雨里。叶丽凤记得,他们出发去美国找女儿时也是这样的天气。

  2019年6月,章莹颖案在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正式开审。庭审中,章莹颖遇害的细节被不断披露。章荣高从头到尾听完了,他低着头,不出声地流眼泪,“没有离开是因为想知道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”。

  “我希望他们(章莹颖的父亲和弟弟)能摘下耳机,但他们没有。他们吸收了每一个单词。”一位案件审判的亲历者说道。

  坐在离凶犯克里斯滕森五六米的地方,章荣高看到克里斯滕森没有表情,和辩护律师说话会笑,看起来毫无悔意。他们没有对话,也没有眼神交流。

  庭审持续了近1个月。最终,凶手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。面对庭外的几十家媒体,妻子叶丽凤的情绪失控,章荣高在话筒前平静地念完了发言稿。

  大多时候,章荣高看上去都“非常安静,严肃和坚忍”。几乎没有人知道,他曾在法庭外遇到克里斯滕森的父亲,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。他“后悔自己当时手上没什么东西”。

  判决结果出来后,他和凶手的辩护女律师握手。“如果当时我老婆儿子没在现场,我可能会打死她。”章荣高说,如果那时是自己孤身去美国,“肯定没得回来,不想活了。”

  回国后,妻子叶丽凤夜里醒来常发现身旁的空缺。章荣高几乎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他在夜里去街上走路,一走就是四五个小时,天快亮的时候走到单位值班室倒头眯一会。

标签: